旭*亞梓

半圖手 / 半文手 / 兼職TRPG GM
開起來貼貼雜圖,還有比較簡便的東西
畫圖寫文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變成現實而已

 

【老夫老妻30題/UL/柯凱】8 冷水澡

已經過了晚上兩點了。
一直注視著口,沒有打開的跡象,而只為持續播出聲音的電視機還是播放著沒趣的深夜節目。凱倫貝克抱著和那個他一起買的魚形抱枕,捲縮在沙發上,靜靜的悄悄的,重覆著不經意溜走的時間。平常的話,應該一早已經洗好澡、倒在鬆軟的大床上呼呼大睡了,可是今天實在是沒有那個心情。

被時間沖淡的戀情變成了焦慮疊加在脆弱不堪的精神上,快要把他給壓垮了。他不再像剛開始同居之後那樣和自己雙擁入眠、亦不像是交往之前只要觸碰雙手就仿如觸電一樣的感覺,而是淡然的…悄悄的……像是自己單方面維繫著的關係,只用單結互相扣住的兩根繩子,看似甘美卻脆弱不堪。

不能再這樣虛耗時間了…明天還有演奏會……

艱難地撐起上身,從沙發上起來,走到浴室裡去準備沐浴更衣。今天是二十六小時的一天,還是等不到那個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,是因為自己撒嬌撒得太多嗎?是因此自己總是不能自制地抱住你嗎?這份感情對你來說是不是過份熾熱了,熾熱得你想要逃離,不甘於重覆而平淡無味的日常,是我太過貪婪嗎?這終究是我的過錯嗎……?

「唔…!」

冷不防一潭冰冷的水從蓮蓬頭裡傾瀉而出,把凱倫從頭到腳淋濕了一遍,冷得他弓起腰板直直的顫抖。不,自己應該是把熱水開好了才對,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。他慌亂地扭動眼前的冷熱水掣,可惜因為故障而沒有辦法如願調整出適當的水溫。水滴像是冰做的利刃一樣一下一下地打落在凱倫貝克的身上,這樣的刺激卻令他格外清醒,想了想,就收回了握著水掣的手。顫抖抖地拿過放在旁邊的洗髮精,像是平常洗澡那樣開始了程序。

冰涼的水溫並沒有想像中的難以接受,反而像是映照著自己的心情一樣,慢慢地把情感冷卻了起來。本來鼓動著的神經也因為適應了而回歸平靜。刷上肥皂、洗去髒污,任由冷水沿著淡紫色的髮絲滑落,繞過了羽睫、滑下了臉頰,似是代替自己哭泣一樣,就這樣清空了大腦,把頭放在蓮蓬頭下,沖洗了好十幾分鐘。



「唔…嗯……」
「現在已經中午了,你不用起來沒關係演奏會我幫你推掉了。」
「…!對…!演奏會……!」

勉強地想要爬起來,身體卻熱得像火燒一樣,也沒有力氣,沒一會就掉回軟呼呼的床上,動彈不得。
洗完澡、再趴到沙發上後,自己到底幹什麼了來著…?只記得冷水把血液牽引到皮膚的外層,全身的感覺都不像之前在水裡那樣,很暖和、很舒服。跟著…跟著……

「你又在搞什麼飛機啊,躺在沙發上著涼到發燒也可以?」
「…著涼……?洗澡後我應該……」
「你沒看冰箱上的便條嗎?熱水器壞了,叫你洗澡時先用熱水壺裡的水,我回來後熱水壺裡是冰水、浴室一點熱氣都沒有,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傻瓜幹什麼來了嗎?」
「痛…!嗚…!」

同居人一下子扯住了凱倫貝克敏感的耳朵,懲罰似的拉了幾下。看到他連聲的呼痛,柯布滿意地放開了手,把對方連著被子拽到自己的懷裡,體溫果然是發著燒的燙熱。輕輕地摸了一下對方的頭髮,卻沒有輕易地放開,凱倫貝克也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,是這個笨拙的傢伙表達關心的方式,有點蠻橫卻異常溫暖。這使得凱倫貝克窩在柯布的懷裡安心地閉上了眼睛。

先是刺痛,再來就感覺到低溫,然後就像是發燙一般的溫暖。如此熟悉的感覺,為何這樣就忘記了呢?

「我難得的休假,你居然給我生病,活該。啊啊,本來還想晚上和你出門吃飯。」
「對不起嘛,而且理由你是知道的啊。」

因為我們都是無可救藥的笨蛋啊。

  7
评论
热度(7)

© 旭*亞梓 | Powered by LOFTER